追求品质,拒绝低价,最后他怎么样了?

发布时间:2020-10-29        浏览次数:50


品质不够,低价来凑!价格战可以说是洗衣行业的“老生常谈”。随着近年来市场越来越饱和,竞争越来越激烈,价格战也越发如火如荼,有的洗衣厂甚至不惜“赔钱赚吆喝”也要把水搅浑。

然而值得庆幸的是,哪怕行业多难,也依然有一些洗衣厂坚持初心,顶住压力,在追求品质、完善品质的基础上节约能耗降低成本,走出了一条规范经营和健康发展的康庄之路。





1
直面疫情风暴,业务增量60%

有人说疫情是一面镜子,精准照出好企业与差企业的区别。诚然,那些在疫情下毫发无伤甚至是发展壮大的企业确有其过人之处。一如石家庄硕荣,于2019年初开始试营业,经营尚不足一年便遇到了整个行业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新冠疫情。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硕荣不仅挺过了疫情带来的影响,在国内疫情稳定后不久就恢复了去年同期产量5000套,更是在今年7月实现了业务增量60%的好成绩,日洗布草达8000多套。


截止目前,硕荣已成为石家庄市服务于酒店领域最大的现代化洗衣厂,合作酒店150家,其中包括十多家星级酒店客户以及华住旗下、首旅如家旗下以及国大驿家旗下等诸多品牌连锁酒店。用硕荣总经理赵丙龙的话说:硕荣之所以获得了这么多新老客户的认可,依托的完全是品质与服务!而硕荣的好品质则体现在方方面面。


就厂区规范化、自动化程度而言,硕荣甚至可以媲美欧美先进的洗衣厂。


目前,硕荣洗涤10000平方米的车间内仅使用了一半作为洗涤区域,剩余的5000平方米则作为后期的布草租赁业务留出充足空间。车间举架高达15米,且在屋顶开窗,不仅通风透光且宽敞明亮。经由威士工程师团队合理的布局规划,在洗涤车间上方搭建二层烘干区,不仅使实际使用面积多出2000平方米,而且还充分利用了车间上方的空气热量,为烘干创造了更为便利的条件。同时,硕荣车间的地面下还搭建起地下管廊,所有设备的管道及电源布线均在地下涵洞内穿过,既减少了热力管道可能给车间造成的散热,还提高了厂区的规范化及整洁度。


而就其自动化程度而言。自分拣开始,到烫平折叠结束。整个过程可谓“行云流水”,其设计者的匠心独运可见一斑。


“从建厂之初我们追求的就只有品质二字。从厂区规划建设,到设备选择进而是洗涤化料以及反渗透水处理系统的选用,我们时时刻刻都在追求品质。我们始终把洗涤品质放到第一位,把客户利益放到第一位。为了使布草洗涤的更干净,我们不惜成本采用纯净水洗涤;为了让布草的平整度更高,我们遍访设备厂家,最后选择了效率高平整度更高的威士进行合作。现在看来,我们的初衷与坚持都是对的。目前,我们的客户对我们的布草品质和服务评价之高超出预期,这无疑是对我们追求品质洗涤打了一剂强心针。”赵丙龙不无感慨的说道。




2

效率进阶,
由300个/人/小时变1000个/人/小时


有人说,“想到”和“得到”中间还有一个词那就是“做到”。但是要想“做到”则还需要一个基础,那就是“能力”。


很多洗衣厂也曾与硕荣的初衷一致,想要追求品质,但最后却与品质失之交臂,那是因为他们的能力还有所欠缺。如何补齐能力,提升能力一直都是一个非常考验经营者智慧的问题。


为保证工作效率和布草的洗涤品质,硕荣整厂采购了威士洗涤设备。两条14仓75公斤洗衣龙,搭配两条辊式高速烫平线,一套槽式烫平线,加之布草厂内流转均采用前后吊袋+传送带系统机械化程度非常高,从而大大降低了人工参与度,提升了产能。


但是随着国内疫情逐渐好转,硕荣在石家庄当地逐渐打开市场获得良好口碑。业绩由5000套提升至8000套的同时难题也随之出现,那就是每天大批量的枕套烫平成了车间里的一个瓶颈。由于品牌酒店客户对枕套的平整度有更高的要求所以,硕荣只能采用槽烫烫平,但是用槽烫烫枕套虽然平整度够高,但是效率却不能满足硕荣的要求,枕套烫平慢严重影响了生产进度。


面对此种产能困境,硕荣第一时间想到了威士。通过对威士设备的使用了解,他们相信威士一定有办法解决。而威士也果然不负所望,威士在国内的第一条辊槽式高速枕套烫平线就在不久前于硕荣安装运行成功。这条烫平线烫出的枕套不仅平整度高而且将枕套的烫平速度由原来的每小时每人300个提升至每小时每人800-1000个,从每小时1000个提升至每小时3500个,近3倍的效率提升解决了硕荣的枕套烫平瓶颈,大大缩短了工作时长,目前硕荣厂内50名员工,只需要10个小时工作时间,就能洗涤8000多套布草(30多吨)不仅节约了能源,还降低了成本。



据威士北方区销售总经理赵兵介绍,这条辊槽式高速枕套烫平线就是为像硕荣这样因为业务量大所以要求高效同时又对枕套品质有高要求的洗衣厂研发的。采用辊槽优势互补的方式来实现高效率高品质的烫平,即辊烫弥补了槽烫的效率,槽烫提高了辊烫的品质,前面的4辊将枕套水分快速蒸发,后面的槽烫又将其高质压平,所以能够在高效率的同时兼顾高品质。


除却一举破解了枕套烫平效率的难题,威士的设备升级更是令硕荣如虎添翼。赵丙龙说:“威士真的是一家切实为客户考虑的设备生产厂家。近年来洗涤设备的推陈出新可谓日新月异,洗衣厂也知道新设备的效率一定更高,但是为了追求效率频繁的更换设备显然不现实,毕竟设备投入不是小数字。对此,威士并没有向我们推荐新设备而是设身处地的为我们的实际利益着想,对我们的设备进行了升级。且只是收取成本费。以烘干机为例,威士在原有设备上增加了红外线湿度检测仪。这款检测仪安装后可根据烘干机内布草的实际湿度进行烘干控制,避免了不同材质不同品质的毛巾、浴巾采用相同的烘干时间从而造成能源的浪费,同时还避免了过度烘干造成的过干过硬。据实测,升级后的烘干机较之以往烘干一车布草节约6分钟。我们没有去细微测量究竟每台烘干机节约了多少能源,但是我们总的烘干能源量节省了17%。”


据了解,烘干机完成升级后,下一步硕荣也将对洗衣龙系统进行升级。因为就在不久前,威士的洗衣龙搭配压榨机,经过改进,已能达到一小时出33个饼的高效率,所以,赵丙龙对升级洗衣龙颇为心动。对此,威士赵兵说:“一小时出33个饼,很多人觉得这不可能,但结果证明33个饼不但可能而且完全有理论和实践支撑。为了追求洁净度,我们加快了布草在洗衣龙内的摆动速度,因为在一定范围内摆动速度越快,洗涤机械力就越强,那么洁净度就越高。所以布草的洁净度完全不用担心。至于一小时压榨33个饼,我们并不是简单的加大压榨力度从而实现提效,而是提升了压榨机的工艺,从而实现压榨速度快却不会令布草破损。”


 


3
超前的运营理念,年轻化与不低价

硕荣厂内有一个很明显的特点就是员工非常年轻化,员工平均年龄在30岁左右,其中不乏大学生。这与国内的许多洗衣厂五六十岁的劳动主力形成了鲜明对比。这样年轻化的人员结构不仅增添了厂区活力,还提高了生产效率,用赵总的话说就是,让设备与员工都高质高效,才能达到整体的高质高效。



除却厂内的员工非常年轻化,硕荣对于既定原则坚持比较彻底。这个原则就是拒绝价格战。我们都知道对于像硕荣这样的大规模现代化洗衣厂来说,投产的前1-2年绝对是求生存的艰难期。行业里一些新开的洗衣厂为了度过艰难期,低价抢活是惯用的不二法宝。这对硕荣同样是一个巨大的考验。事实证明,硕荣经受住了“低价”的诱惑,为行业树立起了一个新样板。


用赵丙龙的话说就是,硕荣愿意不遗余力不惜成本的去追求洗涤品质,但是不会靠牺牲品质为代价去打价格战。因为布草洗涤是有成本的,低价也是有代价的,被低价售卖的除了品质还有口碑。也正因为这一点,硕荣多数的新客户都是由老客户推荐而来,甚至口口相传慕名而来。


吸引力法则告诉我们,相似的人会更加投契。所以硕荣遇到了威士,对于品质的追求威士也同样有着无限的热忱。


据威士赵兵介绍,为了追求设备品质,威士设备采用的均为优质配件。一如所有的烫辊采用的都是无缝辊。这种无缝辊安全系数高,稳定性强,也更加耐用;再如压榨机的水囊选用的都是国外供应商的高品质的产品,压榨效果好,性能稳定,以硕荣为例这么大规模的洗衣厂水囊已经使用了1年半依然没有问题。而质量一般的水囊只能使用一年半载。换一个水囊需要一两万,而停工停产带来的损失则更多。威士不仅在硬件上追求品质,也在软件上不遗余力。以大家非常熟悉的吊袋系统为例,大家看着他们一个个有序的运行认为这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实则不然。每一个吊袋行走的轨迹,到达某一个对接点的时间都需要系统来完成精准对接。如果不够精准,就会出现将两袋布草作为一个批次投入洗衣龙或者是洗衣龙已经完成了洗涤而吊袋还没有到送料口的情况。这些情况在威士是绝对不会出现的。



4
那些闪着光辉的真诚


在这个快速发展的时代,每个人都多了几分防备,仿佛别人对你说一句“君美甚”必然是“有求于你”。然而也就是因为身处这个时代,真诚则更加弥足珍贵。


硕荣对威士的售后服务很满意,仿佛彼此间是携手同行的伙伴;酒店客户对硕荣的洗涤服务很满意,与其说是买卖双方实则更像是互帮互助的朋友。为什么会得到这样的认可?那是因为无论是威士还是硕荣都是真诚的,都切实的把合作伙伴当作朋友,对他们来说他们做的不是售后服务也不是洗涤服务,而是他们的朋友遇到了困难需要帮助,所以他们不遗余力。



文章来源:节选自《中外洗衣》2020年10月刊,更多详细内容尽在《口碑赢得客户信赖和广阔市场——探访石家庄硕荣洗涤逆势成长的奥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