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专访】疫情难撼勃勃雄心——对话威士董事长吕立毅

发布时间:2020-10-29        浏览次数:69


威士董事长 吕立毅


洗涤行业真正有故事的领军人物并不算多,上海威士机械有限公司董事长吕立毅算得上是很有特点的一位。我们经常听洗衣厂老板对他雷厉风行的行事风格和技术功底交口称赞,戏称他为“技术狂人”。他带领威士团队从服装机械杀入洗涤装备,一鸣惊人,短短几年间年销售额就名列行业前茅,让同行们既错愕又敬佩。


突发的新冠疫情打乱了很多企业的发展计划,大部分都还在彷徨观望。但听说威士近期动作频频,紧锣密鼓地在做一些大手笔的调整。我们带着好奇和疑问专程拜访了威士,走近吕立毅,走近威士。



question

01

ILD :吕董,谢谢您宝贵的沟通时间!我们都看到威士持续高速发展,仅几年时间销售额就名列前茅。成功总有原因,您能给我们分享一些好的经验吗?


吕立毅:成功?嘿嘿,还远着呢!威士只能算完成了短期的发展计划和目标。我们认真比较分析过洗涤行业国外一些大企业,前几位的每年全球销售额都至少二、三十亿人民币,国内几家领头企业年销售额才是人家的五分之一,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我相信中国的洗涤装备制造企业会用最短的时间追上他们。


这几年威士之所以被市场认可,是因为我们进入行业时间短,没有条条框框的限制,只能看齐高标准,认真学习,诚心诚意地埋头做好一款款设备。只有把产品性能和质量这个最基础的“硬核”先解决好,才能获得市场和客户的真心认可,有了口碑自然会有一定的市场。


我常与客户说威士要同比其它产品做到“三个三分之一”,要提高三分之一的效率,节省三分之一的成本,增加三分之一的耐用性。威士就是要帮助洗衣厂提升效率,没有效率就没有效益,谁会要你的机器?


当然,要快速地做好这么多产品,肯定需要大力度的持续投入。之前我们做服装机械,服装机械和洗衣机械其实相同,但精密程度更高,所以有一定的基础资源来做支撑,最重要的是具有一支有丰富经验的自动化装备研发生产团队。我们的团队一直保持了“拼”的实干精神,这很重要。威士的发展路径与德国凯尼基莎有些相似,他们早期也是做服装后整理设备,后来通过兼并重组和自身的产品优势,在洗涤行业快速发展为全球的领先企业,这也是我们可以借鉴的经验,所以学习很重要。


question

02

ILD :您刚才说到“拼”字,我们知道威士团队比较年轻和精干,而且大部分都有技术功底,市场冲击力也很强,您是怎么锻炼培养出这样一个团队的?


吕立毅:你问到点子上了!你知道威士的核心价值观是什么吗?“我们都是伙伴”。我们要做到与客户是紧密的伙伴关系,与供应商是伙伴关系,还要与员工们也是伙伴关系。这不是一句简单的口号,可以在我们日常的做事中体会到。


威士员工都比较年轻,很多都是学校毕业后就进入威士,如今“小孩子”都成了骨干。这可能与我偏好技术有关,随时都会点对点给他们每个人课题或难题,并亲自参与和帮助他们一起分析解决。很多问题都是晚上在我家附近的小餐馆中一件件落实的。问题一个个解决好了,市场反馈来了,客户好评来了,他们自然就有了成就感和归宿感。我喜欢称呼他们“小孩儿”,就是希望他们尽快成长起来,能在威士平台上成才立业。在我这个年纪,我已对利益看得比较淡了,我们也正在考虑股改和上市,威士的事业最终都是这些员工和伙伴们的,是大家的,为自己干事比为老板干事更能激发人的干劲和潜能。


另外,我们的组织结构很扁平,中间层级较少,很多事情,尤其是客户的需求和意见都能很快地反馈到我这里。这样,虽然我和大家的日常工作压力都增大不少,但可以培养出员工快速反应和执行能力,让他们知道我和他们还在一起拼,把做好事情当成了一种习惯和享受,他们就会有更多的动力。有人说我是工作狂,其实也有不少员工与我一样,比如陆魏强、顾靖他们,经常每天只睡4、5个小时,一切都在围绕市场和客户。我们的销售团队人员并不多,并且很年轻,他们大部分都是从技术和生产直接转型过去。他们对自己研发、生产出来的产品熟悉,能说清楚,能服务好,不来虚的,这可能也是你说的“冲击力”。我的任务就是这样,扶他们上马,带他们一程。

question

03

ILD :威士的产品技术更新换代很快,我们了解到很多洗衣厂担心自己的发展速度会跟不上威士的脚步,您是怎么看待和解决这类客户的顾虑?


吕立毅:威士以产品和技术立本。要在学习先进技术的基础上不断再做微创新,解决好国内客户遇到的实际问题,所以更新换代也是顺应客户的要求。举几个例子,比如展布机,国外市场以租赁为主,布草种类少,但国内布草种类较多,现有国外技术也会水土不服,就需要改进和创新机械结构和伺服控制系统来提高工作可靠性;比如烫平机,高速运行的定型和静电问题多,就需要把我们把原有的服装熨烫技术运用到烫平上来,增加了一个末端抽湿定型辊,大大提高了高速稳定性;比如柔性槽虽然效能更好,但要在足够的蒸汽压力条件下才能发挥,我们就根据客户的具体条件开发不同的“刚、柔”组合型槽烫,在低压时也能有效工作;比如现在的租赁布草越来越多了,客户要求再提高单位产能,需要我们开发100公斤以上的洗衣龙、高吊系统、燃气型高速槽烫,还要增加智能化管理系统,等等。这些都要求我们有一个快速的反应和不断改进的机制。


客户担忧产品未来的更新升级也是正常的,我们也要去积极地适应和解决好这种顾虑。所以,威士要求产品开发要尽量做到兼顾长远发展的模块化设计,并承诺和实施威士与客户的“共同可持续发展计划”,在老客户需要的时候能够快速升级改造到位。威士客户遍布酒洗、医洗和服装领域,他们很多提出了一些升级改造要求,我们都能积极分步落实到位,真正做到“我们都是伙伴”,与客户一起成长。


经过前几年密集的产品开发和改进,威士基础的产品和解决方案都已经基本定型,产品线也初步调整到位,目前的重点工作是要集中精力,优化完善产品,稳定质量,批量化地生产,提高交付和服务能力,更好地满足国内外市场的需要。


question

04

ILD :疫情期间,听说威士也一直忙于学习钻研,近期做了不少新的战略调整,威士的终极战略目标是什么?


吕立毅:首先希望早日度过疫情,大家共克时艰。疫情期间,我们确实做了很多工作,二月初开始我一直在组织团队学习和培训,同时也对未来的发展进行了很多思考和梳理。疫情是危机也是机会,它终会有结束的时候,市场因此形成的空洞和机会,会需要有能力的企业去及时填补。所以,我们并不是采取压缩和退缩的方案,没有减员和减产,而是在确保基本现金流的基础上积极地做好自我调整,比如加大业务流程的梳理改善力度,加快新产品的开发和产品线调整,加快新制造基地的建设速度,加强医疗洗涤设备的整合,加快资源整合步伐,增加营销力量,等等。


威士的终极发展目标是要成为全球领先的洗涤装备集成商,而不仅仅局限在国内。仔细分析一下,国外前几位的公司在中国的市场的份额只占到他们全球销售额的很少一部分,只有百分之几!这一方面说明我们自己的环境发展还不够成熟,另一方面也说明国际市场具有更大空间。洗涤装备类型多,技术应用密集,人工成本占比高,中国目前具备逐步发展起来的产业链和产品线,也为走出去创造了更好的条件,让中国制造也正式开始参与全球市场竞争。所以,我们在国外已积极布局,在日本、比利时、美国等地设立了几个子公司,计划逐步增加,让威士设备真正走出中国,走向全球。




去年,常州武进150亩新的智能制造基地开始正式动工,争取今年底完工交付。常州基地会是一个智能制造和合作共享的新运营模式。威士不要求自己大而全,而是提供一个集中加工制造开放的基础平台,与洗涤和服装解决方案有关的合作企业会进驻进来,独立运营和配套,形成产品线和产业链的汇集,建立共生共赢的合作伙伴关系。未来的威士主要以技术创新、营销销售、服务支持为核心,形成上海、常州、海外基地的三足鼎立局面,打造一个协同、持续、稳定发展的百年民生装备企业。



question

05

ILD :我们对威士的这一规划深感鼓舞和振奋,国内外还没有一个能同时提供集合社会洗涤、机构洗涤、服装洗涤的全系列工业洗涤设备和全领域解决方案的企业集团,看来威士是要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吕立毅:威士已经具备了一定的品牌影响力,具有一些整合和调整的条件。当然这还不够。整合它不仅仅依靠威士自身的力量,而是要通过威士的平台来汇集行业专业资源,要广纳贤才,也要有足够开放的胸怀。


医疗洗涤领域有很多新标准陆续出台。上海柔龙在这方面做的比较专业,我们之前已合作了一些项目,现在机会成熟就要快速决策。威士机械已正式控股柔龙,让其成为威士旗下独立运营的医疗市场的专业化子公司。威士将与柔龙一起双品牌运作,在疫情后国家会对医疗服务要求更高更严的情况下,更深地进入社会化医洗工厂、医疗机构洗衣房及第三方软器械消毒供应中心等高端医疗洗消领域。廖明是我相交多年的好朋友,大家理念和认识相同,现在成了更紧密的合作伙伴。柔龙及其团队的加入,还可以增加模块龙和单机产品系列,填补威士产品线上的一些空白。


服装后整理一直是威士的强项,但近几年我们更加专注布草洗涤。现在引进了原来上海衣贝洁团队的刘佳、李净锦等人,来重启威士旗下的威士洗衣公司。威士计划把中央干洗工厂和专业工服洗涤工厂再进行更深度的开发,同时也将大力开发酒店等机构洗衣房领域,进一步拓展市场宽度。不同市场会需要不同市场策略,为避免冲突,威士机械销售部门将不直接介入酒店和医院洗衣房市场,而是通过上海柔龙和威士洗衣公司来独立开发经销商渠道。多模式和多渠道平行,这也是我们建立更多伙伴关系的一种新尝试。


当然,威士还有几个其他产业,比如服装自动缝纫、高端服装洗染、汽车定制内饰、自动仓储物流等,每一个领域都有较大的发展空间,都在持续跟进,威士希望在这些民生自动化装备方面发挥自己的强项,获得同步发展。


question

06

ILD :智能化一直是洗涤行业追求的长久目标,威士在这方面也早有布局,通过一系列调整后,威士下一步计划怎么做?


吕立毅:智能化洗衣生产和服务是行业未来重点发展方向,通过这次疫情可以看出,数据信息管理化对民生和经济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长沙南威软件公司是威士控股的一个专注互联网解决方案的子公司,周良和付斌他们已经完成了不少威士大型洗涤工厂的信息化改造实战项目,反馈不错。我们也计划将其正式迁入威士松江基地来,使其更紧密地融合到威士的工控自动化系统和各种解决方案当中。威士在智能化和信息化领域具有先发优势,而且都是自己的工控系统和信息化系统,做到了深度融合,一定会为客户提供更好的使用体验,创造更大的经济效益。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通过这些调整,威士会在继续保持大中型洗衣厂领域的竞争优势下,兼顾和填补原来空缺的一些市场,获得更全面发展。当然,威士的资源整合和战略调整不会局限于此,后面会根据各环节发展的需要,建立更多更广的合作伙伴关系。


威士会在行业搭建一个世界性的基础平台,让专业人士和年轻人在这个平台发挥更大的作用。黄山上有一块很大的石碑,刻着:立马空东海,登高望太平(“立马”是威士的注册品牌)。这与威士比较契合,立足中国,开拓世界。未来全球化市场,中国制造与国外品牌较量,一定少不了威士的积极参与。


ILD :谢谢吕董的分享。您也为威士未来发展描绘了美好蓝图并制定了相关战略。我们衷心祝福威士机械早日“立马五洲”,也祝愿中国洗涤装备制造早日站上世界之巅。


文章来源:选自《中外洗衣》2020年4月刊